八字合喜与合忌
来源:中华周易算命 作者:生肖算命  www.zg-zy.cn
合喜与合忌滴天髓曰:不管白云与明月,任君策马朝天阙。日主乘用神而驰驱,无私意牵制也。用神随日主而驰驱,无私情羁绊也。足以成其大志。是无情而反有情也。又曰:出门要向天涯游,何事裙钗恣意留。本欲奋发有为者

合喜与合忌

  滴天髓曰:不管白云与明月,任君策马朝天阙。

  日主乘用神而驰驱,无私意牵制也。用神随日主而驰驱,无私情羁绊也。足以成其大志。是无情而反有情也。

  又曰:出门要向天涯游,何事裙钗恣意留。

  本欲奋发有为者也,而日主有合,不顾用神,用神有合,不顾日主,不欲贵而遇贵,不欲禄而遇禄,不欲合而遇合,不欲生而遇生,皆有情而反无情。如有裙钗之留,不能成其大志也。

  神峰曰:壬逢己土欲为官,却被青阳起诉端。按青阳者,乃甲木也,引诱合将真贵去,致令受禄万千般。

  又曰:壬水相逢阳土时,心怀忿怒起争非,忽然癸妹来相助,合在凶顽不见威。

  上述滴天髓与通考几则,皆论喜神不宜合。其理与忌神宜合同。然则喜神有合坏,亦有合好。如己土取为用神,逢甲木之忌神,若生春令,甲旺己衰,犹夫家兴旺,岂能从妻,而已反随夫。失去用神之力,此为合坏。若生夏令,甲衰己旺,犹夫家冷落,则化土从妻。反助用神。是合之更佳。如滴天髓以为用神与日主无合可以游行天涯,成其事业,理亦不足。莫非成大事业者,皆无妻室也。不过有贤有不贤耳。倘遇姤合,则酒色昏迷,难伸其志矣。闻有贵族之甲午年,乙亥月,庚辰日,己卯时,据云宋子文先生造。官印取用,其取用之法,已载冬金论中。依滴天髓之法,日主与用神皆不宜合,岂知庚逢乙合,己逢甲合,以此类推,日主与用神合亦不忌矣。则何理裙钗恣意留之言,虚而不实,是否宋先生真造,吾未尽知也。

滴天髓之反局论

  君赖臣生理最微,儿能救母泄天机,母慈灭子关头异,夫健何为又怕妻。

  木君也,土臣也。木浮水泛,土止水则生木。木旺火炽,金伐木则生火。火旺土焦,水克火而生土。土重金埋,木克土则生金。金旺水浊,火克金则生水。皆君赖臣生之谓也,其理最妙。

  木为母,火为子。木被金伤,火克金则生木。火遭水克,土制水则生火。土遇木伤,金克木则生土。金逢火镕,水克火而生金。水因土塞,木克土则生水。是皆儿能生母之谓也。

  水能生木,水旺则木漂。木能生火,木旺而火炽。火能生土,火重则土焦。土能生金,土多则金埋。金能生水,金旺则水浊。皆母慈而灭子也。

  木夫也,土妻也。木虽旺,土生金而克木。水虽盛,火生土而克水。火土金亦然。是则夫健怕妻之谓也。又有烈火水逢而生土,寒金逢火而生水。火焚木而水竭,土渗水而木枯之类。皆为反局之论。学者可细察其意义。本书生克论中已详述,然滴天髓之书,此篇文字为最玄妙,故亦录之,以贡献学者之参考。

  上述木者,唐君也。水者,则天也。土者,薛氏也。灭其母而存唐室,乃忠臣也。皆文人卖弄笔墨,总之水漂木浮,土克水而存木,得救援之力。土岂能生木,犹臣无生君之道也。儿能生母者,不过伤官食神制煞之道。假如火来克金,不定要水来救,亦有化与合之法。或用伤食,亦不能作生字。应当救字论。世上只闻有救母,未闻有生母也。论母慈灭子之法颇多。如水灾灭禾稻,火火而土焦,土多则金埋之类是也。亦须看节气为标准。木多火旺而不灭,金多水浊而不亡。夫健怕妻之论,无非城头土抬棺材,大盘转之法。不过官煞制身,若以认真子杀父而助母,岂有此种灭伦事也。父母不和,子为和解,是近于理。惟其合局一则,合有宜不宜,合多不为奇之论。则近理矣。

神峰盖头说与天髓战局之两较

神峰盖头说述略一

  何以谓之盖头也。如人一身外露之头,为一身之端。头与面相连,耳目品鼻在焉,其下则四肢肚腹也。身上偶有不善之处,尚可以衣服饰之。苟若头面有损,则露出于外,不若肚腹四肢内藏之物。为害轻。大抵人之八字亦然。天干四支头面也。地支肚腹四肢也。支内藏物,乃藏腑也。如肚腹秀气发出头面上来,犹其相之眉目清秀。乃谓好秀气。若其面貌不扬,疮疣杂出,例如八字忌伤官,若伤官藏支内,尚有衣服掩饰之。若露出天干,则头面上见了,便不好也。

天髓战局论述略二

  其书曰:天战犹自可,地战急如火。干头甲遇庚,乙见辛。谓之天战。若得地支纯静者无害。地支如遇寅遇申,卯见酉,谓之地战,则干不能为力。其势凶顽。若甲寅乙卯而遇庚申辛酉,谓之天地交战,其凶更无疑矣。

  以上两则,依神峰而言,则天干为头面,或有不善之处,难于遮盖。其利害为重。地支为四支肚腹,稍有不善,可衣服掩饰,其利害较轻。依天髓而言,天干犹自可,利害则轻,地战急如火,利害为重。各有其理,但于学者,究以何说为定,则难明矣。惟有用神为把握,或用神透出天干,又或用神在地支,观伤用神之害重轻为决定。

  又有神峰动静说,较上述尤为近理。附述大略,以作参考。其理天干主动,属阳为男,地支主静,属阴为女。以动攻动,以静攻静,为有势,祸害则大。如运上天干甲木,但能攻命中天干之戊土,不能攻支中所藏之戊土也。但有震惊之势。地支攻地支,以女敌女为有力。如运上申金,只能攻八字中之寅木,不能攻天干之甲木,亦属虚惊。察其意义,与干头说同,而与战局论异。盖此法亦重干支交战。如在命中,曰内外交战为祸大。若运逢庚申,战命中之甲寅,不能作干支交战论。按每运一字,如行申运来战命中寅木,又不涉运上庚金及命中之甲也。此种理由,宜表明,勿使学者如坠五里雾中。如是则天战与地战,祸之大小,亦得明显矣。

  滴天髓曰:强众而弱寡,势必去其寡。强寡而敌众,势在成乎众。

  又曰:强寡而敌众者,喜其强而助强者吉。强众而敌寡者,恶敌而敌众者滞。

  此论未必尽善。盖命之去留法,与病人用药无异,邪气强,正气弱,且补其正气之不及。若再去其寡弱,则殆矣哉。凡谈命总诀,他强我弱而扶我,我强他弱而扶他。八字本欲偏枯,行运补其中和。以上两侧,惟喜强而助强者吉之句,谓最佳也。

  三命通会曰:晦气者,乃不明之象。昏昧之道也,即甲己乙庚之例,以合则晦也,日干与时干不宜与太岁元天元合,合则名为晦气。又要分日干合太岁与太岁合日干,如甲日己年之例与己日甲年之类是也。甲合已灾重,已合甲灾轻,岁位近者灾重,远者灾轻。如岁在日前五辰而遇合,谓之太岁入宅,晦气临门,主灾厄。

  神白经论晦气日轻时重。更见人元旺,则主门户眷属之灾。死绝并冲,主身灾。若在地支六合,谓之鸳鸯相合,主好事相近。若干支俱合,主添进人口。得吉神同位,士人宜见官奏荐文书之喜。若相憎,则主有离别之苦。若有相刑之位,更处体囚,主本身灾祸。若在六害之位,主小口有疾,或奴婢走失之恼。若在日时宅墓之位,主门户不宁,及阴人为挠。有怀妊者,产后必有不宁之象。利在女,不利在男。生男则母子之中,必有一失。岁君与大运合亦同论。论干支相合,本书亦已概述,无论其刑害,应好应坏,本不摘而录之。盖通会有天元合,亦云晦气流年,神白经以地支六合为有用,主好事云云。究有几分应验,是以并录如上,以资试验。

穷通宝鉴之五星论

  始观其五行于四季之发用,颇近用神之法。若再用变通功夫进行,完全一条用神正路。不意逐月理解则不亲切。惜哉。略述春秋之木一二则,以贡献学者。

  木生于春,余寒犹有,喜火温暖,则无盘屈之拘。藉水资扶,而有舒畅之美。春初不宜水盛,阴浓则根损枝枯。春末则阳气烦燥,无水则叶摘根干。是以水火二物,既济方佳。土多而损力,土薄则财丰。忌逢金重伤残克伐,一生不闲。设使木旺,得金则良,终生获福。

  夏月之木,根干叶燥,盘而且直,屈而能伸。欲得水盛而成滋润之力,诚不可少。切忌火旺而招焚化之忧,故以为凶。土宜在薄,不可厚重,厚则反为灾咎。恶金在多,不可欠缺,缺则不能琢削。重重见木,徒以成林,叠叠逢华,终无结果。

  秋月之木,气渐凄凉,形渐凋败。初秋之时,火气未除,犹喜水土以相滋。中秋之令,果以成实,欲得刚金而修削。霜降后不宜水盛,水盛则木漂。寒露节又喜火炎,火炎则木实。木多有多材之美,土厚无自任之能。

  冬月之木,盘屈在地,欲土多而培养。恶水盛而忘形。金虽多不能克伐。火重见温燥有功。归根复命之时。木病安能辅助,须忌死绝之地,只宜生旺之方。

三春甲木

  春月之木,渐有生长之象。初春犹有余寒,当以火温暖,则无盘屈之变。土多成克,有损精神。重见生旺,必用金削,可成栋梁。春末阳壮木渴,藉水资扶,则花繁叶茂。初春无火,增之以水,则阴浓气弱,根损枝枯,不能华秀。春末失水,增之以火,阳气大盛,燥渴相加,枝枯叶干,亦不华秀。是以水火二物,要得时相济为美。

  正月甲木,尚有余寒,得丙癸透,富贵双全。癸藏丙透,名寒木向阳,主大富贵。倘风水不及,亦不失儒林俊秀。如无丙癸,平常人也。

  或一派庚辛,主一生劳苦,克子刑妻,再支会金局,非乏即贫。如无丙丁,一派壬癸,又无戊己制之,名水泛木浮,死无棺椁。

  如一派戊己,支会金局,为财多身弱,富屋贫人,终生劳苦,妻晚子迟。或无庚金有丁透,亦属文星,为木火通明之象,又名伤官生财格,主聪明雅秀。一见癸水伤丁火,但作厚道迂儒。

  或柱中多癸,滋助木神,伤灭丁火,其人奸险枭雄,曹操之徒,言清行浊,笑里藏刀。若庚申、戊寅、甲寅、丙寅。行金水运,中进士。

  或甲午日庚午时,此人必贵。但要好运相催,不宜制了庚金丁火。

  或支成金局,多透庚辛,此又不吉,号曰木被金伤,若无丙丁破金,必主残疾。或支成火局,泄露太过,定主愚懦,常有啾唧灾病缠身,终有暗病。支成木局,得庚为贵,无庚则凶,若非僧道,男主鳏孤,女主寡独。

  正二月甲木,素无从财从煞从煞从化之理。支成水局,戊透则贵,如无戊制,不但贫贱,且死无棺木。故书曰:甲木若无根,全赖申子辰,子得才煞透,平步上青云。

  凡三春甲木,用庚者,土为妻,金为子。用丁者,木为妻,火为子。总之正二月甲木,有庚戊者上命。如有丁透,大富大贵之命也。

  二月甲木,庚金得所,名羊刃驾煞,可云小贵,异途显达,或主武职,但要财资之。柱中逢财,英雄独压万人。若见癸水,困乎才杀,主为光棍,重刃必定遭凶。性情横暴。书曰:木旺宜火之光辉,秋闱可试。木向春生,处世安然有寿。日主无依,却喜运行才地。

  三月甲木,其气相竭。先取庚金,次用壬水。庚壬两透,一榜堪图。但要运用相生,风水阴德,方许富贵。或见一二庚金,独取壬水。壬透清秀之人,才学必富。

  或天干透出二丙,庚藏支下,此斧钺无钢,富贵难求。若有壬癸破火,堪作秀才。

  或柱中全无一水,戊己透干,支成土局,又作弃命从才,因人而致富贵,妻子有能。

  或见戊己,及比劫多者,名为杂气夺才,此人劳碌到老,无驭内之道。女命合此,女掌男权,贤能内助,若比劫重见,淫恶不堪。

  或支成金局,方可用丁,不然,三月无用丁之法。惟有先庚后壬取用。

  书曰:甲乙生寅卯,庚辛干上逢,南离推富贵,坎地却为凶。此之谓也

三秋甲木

  三秋之木,木性枯槁,金土乘旺,先丁后庚,丁庚两全,将甲造为画戟,七月甲木丁庚两透,科甲定然。庚禄居申,煞印相生,运行金水,身伴明君。或庚透无丁,一富而已。或丁透庚藏,亦主青衿小富。或庚多无丁,残疾病人。若为僧道,灾厄可免。或四柱庚旺,支内水多,不作弃命从煞。见土多可作从才而看。

  庚多无癸,而壬水多,戊己亦多,此则专用一些丁火,方可制金以养群土,此命大富。丁藏富小,不显。丁露定作富豪。得二丁不坐死绝,必然富贵双全,即风水不及,亦可富中取贵,纳粟奏名。

  或癸叠叠制伏丁火,虽满腹文章,终难显达。得运行火土破癸,略可假就功名,岁运皆背,刀笔之徒。

  支成水局,戊己透干,制去癸水,存其丁火又可云科甲,但此等命,主为人心奸巧诈,好讼争非,因贪致祸。奸险之徒,决非安份之人也。

  七月甲木,丁火为尊,庚金次之,庚金不可少。火隔水不能镕金,故丁火镕金,必赖甲木引助,方成洪炉。若有癸水阻隔,即灭丁火,壬水无碍,且能合丁,但须见戊土,方可制水存火。

  八月甲木,木囚金旺。丁火为先,次用丙火,庚金再次。一丁一庚,科甲定显。癸水一透,科甲不全。丙庚两透,富大贵小。丙丁全无,僧道之命。丙透无癸,富贵双全。有癸制丙,寻常之人。支成火局,可许假贵,戊己一透,可作富翁。

  或支成金局,干露庚金,为木被金伤,必主残疾,得丙丁破金,亦主老来暗疾。或支成木局,干透比劫,反取庚金为先,次用丁火。

  九月甲木,其性凋零,独爱丁火,壬癸滋扶,丁壬癸透,戊己亦透,此命配得中和,可许一榜。庚金得所,科甲定然。

  或见一二比肩,无庚金制之,平常人也。倘运不得用,贫无立锥。一命:甲辰、甲戌、甲辰、甲戌、身伴明君,富贵寿考,此为天元一气,又名一才一用。遇用才专取己土。或见庚金,可许入泮,白手成家。用火者,木妻火子,子肖妻贤。

  或四柱木多,用丙用丁,皆不足异,专用庚金为妙。凡四季甲木,总不外乎庚金。譬如木为犁架,欲疏季土,非庚为犁刀,安能疏之乎。虽用丙丁,癸庚决不可少也。九月却不取土妻庚子,当取水妻木子。凡甲木多见戊己,定作弃命从才而看。从才格,取火妻土子。

  或见一派丙丁,伤金太过,假道斯文,有壬癸破去丙丁,乃技艺之流。无壬癸破火,支又成火局,乃为枯朽之木,有庚亦何能为力,定作孤贫下贱之辈,男女一理。

  或有假伤官,得地逢生,此正合甲乙秋生贵元武之说,用水制伤官者,以金为妻,水为子。或丁戊俱多,总不见水,又为伤官生财格,亦可云富贵,此格取火为妻,土一命:庚申、丙戌、甲申、壬申时,此主功名显达,有文学。若无庚丙年月,又无火星透干,虽曰好学,终困名场。

  九月甲木,专用丁癸,见戊透必贵。如戊戌、壬戌、甲子、甲申,支成水局,干有壬水,有立贵元武之说。配得中和,一榜之命,家计丰足。但庚丁未透,不能馆选。

  总观宝鉴之五星论,与逐月爱憎有不符之处。与群众八字,命运有几成符合。是否合于五星论中,或合在逐月爱憎之法,未曾指明。观其意,重在逐月爱憎法。依理须要联络一气,则称佳作。或十有八之合于行运,亦堪称妙文。请诸同志试之。又观其妻子之道,有印绶为妻,比肩为子者,又有比劫为妻,伤食为子者。莫明其妙。并请学者详察之。其理若何。人之子息多寡及贤愚,从此法而决定乎。或五行所爱之字为妻子乎。若以五行所爱字可作妻子,竟将用神作妻子更妙也。总之子无生父之道,或父有难而子来救,方成人道天理也。

子平真诠摘论

  友人有携来沈孝瞻先生著作命理三十九论一书,阅之即是子平真诠。余观其大略,始则气质之论,笔法奥妙,所以学者每有视为无上之至宝也。余也赞其文字之妙。可谓冠于群书。验否虽无事实证明,亦苦心之著作矣。观其后文,理论各节,皆平淡性质,不能联络一气,惜乎哉。观其各节,与本书有同意处,亦有异处。本书重于用神,真诠以格局为主。依其定用神之法,不能完善,略述几句于后,以贡献学者之讨论。今先叙十干气质。以阳为阳,以阴为阴,如甲乙者,阳与阴也。甲者乙之气,乙者甲之质。在天为生气,而流行于万木者,甲也;在地为万木,而承滋生气者,乙也。又细分之,生气之散布者,甲之甲,而生气之凝成者,甲之乙;万木之所以有枝叶者,乙之甲,而万木之枝枝叶叶者,乙之乙也。方其为甲,而乙之气已备;及其为乙,而甲之质乃坚。有是甲乙,而木之阴阳具矣。何以复有寅卯者,又与甲乙分阴阳,天地而言之者也。甲乙之阴阳,木之行于天而为阴阳。以寅卯分阴阳,则寅卯阴木之存乎地而为阴阳。以甲乙寅卯而统分之,则甲乙为阳寅卯为阴。以此诸论,皆平淡者也。惟其气质之变化,散布凝成之法,与大众不同。先以甲在天,乙在地,后以甲乙在天,寅卯在地。在天在地,皆是变化之道。有影无形,人虽不见,无论其事之虚实,其文法则佳妙。

  又有长生之法,与本书不同。本书分旺弱,以入用神之道为根据。彼则以气质循环而推移,其理阳生则阴死,即以甲乙而论,甲为木之生气,流行于万木者,是乙为木之质,木之枝叶。授天之生气以生者,是故生于午,而死于亥。夫木当亥月,正枝叶剥落,内之生气已收藏充足,可以为来春发泄之机。此其所以生于亥也。木当午月,正枝叶繁茂之候,而甲何以死。却不知外虽繁盛,而内之生气发泄殆尽,此其所以死于午也。乙木反是,午月枝叶繁盛,即为之生,亥月枝叶剥落,即为之死。以质而论,自与气殊也。以甲乙为例,余可知矣。云云。若甲之布气在寅卯之月,为最能生发。若以气言,乃无形之物,谁能见之。就其事实而论,乙之质生午,枝叶正在繁密。繁密者,正茂盛时代也,莫非阴物逢长生。较诸禄旺更强乎。若是则五月乙木当强过正二三月,八月丁火当旺于四五月,土月辛金,又强于七八月之辛金。二月癸水,胜于十月十一月矣。天下安有是理乎。若以旺极为长生,一月之木,的确最荣华。然八月丁火又如何,谁不知最无精神也。所以真诠之书,气质文法虽佳妙,论其事实,却不符本书长生论中。亦经解释,然乎否乎,质之高明,惟其笔法可谓绝妙。观其后文应验章,似乎牵强。此书格局与用神并推法。

  以用神专求月令,而以四柱配之,以推成败。何谓成。如官逢财印,又无刑冲破害,是官格成也。财旺生官,或财逢食生,而身旺带印,或财格带印,而位置妥适,两不相克,财格成也。印轻煞透,或财官印两生,或官印两旺而伤官泄气,或印多带财而财逢根轻,印格成也。食神生财,或食带煞而无财,弃食就煞而透印,食格成也。

  又有用神之变化法。如乙生申月,透壬化印,而有戊透,则财能生官,印逢财而退位,虽通月令,格成正官,而印为兼格。癸生寅月,透丙化财,而又透甲,格成伤官,而戊官忌见。丙生寅月,午戌会劫,而又或透甲,或透壬,则仍为印绶格而不破。是故八字非用神不立,用神非变化不可云云。观以上三则,即为该书用神变化之要法。至于格局,无把握可言。试观各书,皆有贵格排立其间,各出一理。若此则普天之下,尽是贵格矣。甚至假八字,亦能作贵格看。如某书载潘复造。癸未、癸未、庚午、戊寅。月上癸水从戊而化,年上癸水滴水熬干云云。癸未年何有癸未月,可知格局完全不可靠也。若以用神之道,要命运相符合。命学者虽非神仙,研究用神一路,十中七八。总须应验。若癸生寅月,透财透伤,为伤官格,走伤官运,成败如何。惟丙生寅月,支会三合劫财之局,而透甲或透壬为印格。或煞生印,稍近于理。初交立春时,迁运或有相合,若近二月,鲩运不及煞运之美也。总之定格定用之法,各出其理,应验多者,其理愈近。乃为最正之道。

  观此书所载古人八字,如葛参政造:壬申壬子戊午乙卯,作为财旺生官格,为贵命。依神峰所载,乃财官旺日主弱,运行身旺驰名,则命运相符矣。盖此造水木重重,身势正弱,力难乘其财官。以水木为病。午火助日主之不足,所以达南方及中央之地,去水而扶日主,乃为发福。此书之解释,财旺生官,财露不忌,盖财露防劫。既有官管,能退其劫财矣。若依此法,财星取用,干头有官星,劫财运则不忌矣。苟为如是之理,则初行癸丑甲寅乙卯,既无劫财之患,又有官管之美,则更佳矣。但依用神而论,早年木运未必为佳。如乙卯运,在政学界尚不忌。经商难获其利也。

  又有胡会元命。戊戌壬戌丙子戊戌。此种八字,未贵前当以制煞太过,或曰泄气太重。既贵就作贵命论耳。依用神之理解,水土两物,皆作泄气克制,作重病论。行东南水火之地,化煞破土,而生扶日主,得三方之用。名曰温药补身。观其书之解释,曰干无印绶,而单透七煞。只要无财,亦是贵格云云。查其行运,初交癸亥甲子,继以乙丑丙寅丁卯,皆是印运而破格。逆料此造,必从乙运而发扬,不过政界亦空拳觅利也。但得名誉,或逢提携,即可升腾。惟运不佳,则事多逆乎而已。

  观真诠论用神分顺逆之法。财官印食为用神之善者,而顺用之。煞伤及枭劫,此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顺者财取用神,必赖食神生之。生官以护之。官喜透,财以相生。生印以护之。印喜官煞相生劫财以护之。食喜身旺以相生。生财以护之,此谓四吉神取用。以生扶为主,若不善而逆用者,七煞喜食制,忌财,印以生扶之。伤官取用,喜佩印相制。生财以化之。羊刃喜官煞以相敌,忌官煞之俱用。月劫喜透官相制,利用财而透食以化之。此谓四凶神。取用以制化为主。此乃该书论取用之要法也。观其行运,则与各书无异。先查八字之喜忌,运至其所喜之神即佳,所忌之神即凶。此则论成败之正理。实则喜神,即用神也。后观之以讹传讹一则。论命取运。偶然凑合。而遂以已见为不易之说。其言确乎不差。此乃不明用神者,偶有一得之谓也。若真有定用神之学识者,十必有七八可应验也。学者须随时试之。

  观其四卷第八页中,载有井栏成格之命,谓庚申三七两月,方用此格。以申子辰冲寅午戌。财官印绶合而冲之。若透丙午有巳午,已现存官煞而无待于冲,非井栏阁矣。如戊子庚申庚申庚辰,即郭都统之命,喜财运不利填实,余皆推吉云云。然此格各书亦见之,稍有不同耳。

  正阅此篇理解,适有不速之客,来问休咎,乃四十八岁七月初十辰时生者,推查八字,亦戊子庚申庚申庚辰,已载在秋金论中。贵乎贱乎。若重于格局者,当为贵命。岂知为普通之小商人也。故谈命其为易事乎。本书所述八字,多为普通之人,内中亦简有贵命在,谁能识之乎。善究格局之人,亦未必有此目力,无非知其贵而言贵,知其贱而言贱也。

  再观其阴阳生克一节,即以甲乙丙丁庚辛论之,甲者,阳木也,木之生气也;乙者,阴木也,木之形质也。丙者,阳火也,融和之气也;丁者,阴火也,薪传之火也。庚者,阳金也,秋令肃杀之气也;辛者,阴金也,人间五金之质也。木之生气,寄于木而行于天,故逢秋天肃杀之气,则销克殆尽,而金铁刀斧,乃只能伤木之形质,遇金铁刀斧则斩伐无余;而肃杀之气,只可外扫落叶,而根蒂愈固。此所以甲以庚为煞,以辛为官,而乙则反是,庚官而辛煞也。又以丙丁庚辛言之。秋天肃杀之气,逢丙而克去,人间之金,不畏融和之气也,此所以庚以丙为煞,辛以丙为官也。人间五金之质,逢薪传之火而立化,肃杀之气不畏薪传之火。此所以辛以丁为煞,而庚以丁为官也。即此以推,其余之相克可知矣。此亦妙文章。以气敌气,以质敌质,融和这气为最有势力,秋可除肃杀,冬可御阴寒,春可和生气,夏令当权更有威仪。然而论气总带虚空,莫如以质敌质为实。融和与肃杀两气相争,气之在天,孰胜孰败,人不能见。惟有寒暖而可分别。依事实而言,秋令融和,不敌肃杀,总归生气助融和为多,未必要冲气而助肃杀也。若产夏令,普通皆用阴气助肃杀,而敌融和。妙在冲气助肃杀,而减融合之气也。尝见薪传之火,不敌人间之金。遇生气助之则安。或融和与生气过重,用阴气救肃杀,此则在于初秋。希则八月庚金,未必惧丙火也。若论气不伤质之说,则甲木生酉月,畏庚申运,不畏辛酉乎。如正月生气见肃杀两气相争,然两气皆虚争而无利,须要防阳和之气,方得各显其能。盖寒木向阳,寒金得温,均有势力矣。若沈先生笔法虽佳,总非变通之道也。不过气与质争,有阴阳之别,其害较轻。欲分轻重,须察气候。例如秋冬初秋时暑气未退,人在乘凉,近冬寒气重,热气降,虽同在冬令,气候大异。命学家不可不详察之也。

读书存疑

  任氏所著之滴天髓阐微者,内容丰富,有五百余造之说解,余未能多阅。略观大概,中有三则,不无存疑。一为亥月丑土,能止水卫火,己土通根,作燥土之意。一为午月丑土,晦火养金蓄水,癸水通根而助壬水之煞,作湿土之意。一为子月丑土,能晦火不能止水,有为湿土之意。何以仲夏及仲冬之丑土作湿土,独亥月,丑作燥土,难察其中奥妙,其理如何,余不敢妄论。今以此三则,附录如后,以供大众探讨。

  其一:丙子 己亥 乙丑 壬午

  此造初看,一无所取,天干壬丙一克,地支子午遥冲,且寒木喜阳,正遇水势泛滥,火气克绝,似乎名利无成。惟细推之,三水二土二火,水势虽旺,喜无金生;火本休囚,幸有土卫,谓儿能救母;况天干壬水生乙木,丙火生己土,各立门户,相生有情,必无争克之意。地支虽北方,然喜己土原神透出,通根禄旺,互相庇护,其势足以止水卫火,正谓有病得药。且一阳后万物怀胎,木火进气,以伤官秀气为用。中年运走东南,用神生旺,必是甲第中人。交寅,火生木旺,连登甲榜,入翰苑,是以青云直上。由此观之,配合天干之理,其可忽乎?

  其二:癸丑 戊午 丙午 壬辰

  火长夏天,旺之极矣。戊癸合而化火为忌,还喜壬水通根身库;更妙年支坐丑,足以晦火养金而蓄水,则癸水仍得通根,虽合而不化也。不化反喜其合,则不抗乎壬水矣。是以甲寅乙卯运,制土卫水,云程直上;至癸丑运,由琴堂而迁州牧;及壬子运,由治中而履黄堂,名利裕如也。

  其三:己亥 丙子 乙丑 壬午

  此造俗看丑土能止水卫火,何其妙也。不知丑乃湿土,能泄火不能止水,丙火在月,壬水相近,已土不能为力,子水又逼近相冲。而且运走西北阴寒之地,丙火一无生扶,乙木何能发生?十干体象云:“虚湿之地,骑马亦忧”,斯言不谬也。所以屈志芸窗,一贫如洗,克妻无子,至壬申运,丙火克尽而亡。所谓“阴乘阴位阴气盛”也。

  顷得友人抄来一造,据说公平洋行买办卢少堂先生八字。是否卢君八字,吾亦不知其详。就将此八字谈谈。

  伤  食    劫

  戊辰 己未 丁巳 丙午

  伤官 食神 劫财 专禄

  初三 十三 二三 三三 四三 五三 六三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依普通谈法,以为日禄居时,或曰伤官生财,皆谬说也。然此造似旺不旺,曰弱不弱,亦以变通之法推算,方能合格。论丁火生六月,大暑之后,虽在失势之时,不能作旺极看,如人在二十之内,及将四旬之精神也。虽然柱中火多资助,惟不见木,究属根源不坚。加以年月土数重重,遇泻疾而泄丁火之气。幸四柱不见金,其根虽不坚,亦不致受损。所以其病尚轻。宜以轻补之法治之。用以辰中一点癸水,暗中生印滋身,正谓煞印相生,功名显达者也。即轻补之法耳。幼年财运,未必为利,观其起家,必在水乡,达火地投重补之剂,则不妙也。

  印  煞    劫

  己卯 丙子 庚寅 辛巳

  正财 伤官 偏财 七煞

  初九 十九 二九 三九 四九 五九

  乙亥 甲戌 癸酉 壬申 辛未 庚午

  据云:此造乃史量才先生八字。凡庚寅日生,与今年乙亥大岁天干乙庚合,地支寅亥合,按日干支与流年太岁干支相合,名曰晦气流年。人命犯之,十有其八必出是非。且以辛巳时再冲乙亥太岁,名曰时冲太岁,亦见灾害。今两害并临,则祸殃不免矣。害之轻重,已详载本书反伏论中。每见逢此种行年,其害犯及他人伤亡,或遇火灾及官讼等事。若犯自身,亦疾病虚惊,无生命之忧也。然则逢晦气等年,其上下两年,亦能之。如乙亥为晦气年,甲戌丙丁两年亦须留意。

  又据友携来文鸿恩先生造。是否文先生真造,固且不论,适命运相符,为此录之如下,以资参考。

  劫  财    煞

  辛卯 甲午 庚寅 丙子

  正财 正官 偏财 伤官

  初九 十九 二九 三九 四九 五九

  癸巳 壬辰 辛卯 庚寅 己丑 戊子

  庚金生五月,官煞司令,金性尚柔。喜生旺而忌绝。柱中丙火施威,制身已达太过之势,白铁岂堪受烘炉锻炼。不意再遇甲寅卯三木财神,助火作祟,此财星为害命之物者也。难免伤形克体。以此类推,病重明矣。凡富贵之命,本以病重居多。子水伤官为表药,虽能去火之病,而日主之气随之散尽。所以子水亦非所用。五行虽有辛金资助日主,惟不见土之正式用神,以成缺如。盖印绶能善化七煞,而生扶日主,有一物两用之妙。谓以表带补之法也。既失此用神,大不幸也。上步庚运,颇许顺手。去年交寅木运,财临绝地矣。再去助火而焚身,且又逢甲木流年,增火势,今年又值乙亥年,与日干支乙庚寅亥,合成晦气流年,不免晦气临门也。若犯秋末冬初,古历十月乙亥,祸害更重,何以犯及自己生命,则少见也。

  煞  煞    官

  癸酉 癸亥 丁丑 壬寅

  偏财 正官 食神 伤官

  初五 十五 二五 三五 四五 五五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丁火生十月,火势本衰,柱中财煞重重,制身太过。得丑土稍可制煞,八字最佳者,惟取寅木印绶,化煞生身,所以定印绶为用神。幼年西方伤用之运,难许吉。进土运略转机。交火运则尤妙。此命一式有二人,一为嘉定银行行长,一乃中等商业账司。营业范围,大小,不关命之相同。各有一路交际或习惯。运之顺逆,不致有异。然银行长,生有二子,商业司账则无子。推此八字,子息本少,何有一有一无。莫非妻妾分上或阴阳宅之关系也。不过成败方面,以个人之命为主,非一人之能力。是故有应有不应者也。然应验居多。惟此二人者,寿元亦不同。商业者亡于己运中,尚有理解。盖己酉丑会金局。而伤寅木用神。衰火之根既被损,岂不亡哉。银行长亡于午未丁初之时,正在佳运之中。人所不识。莫非亦在宅基及心田之关系也。以谈命最不易定寿元。于此可见一斑。

论夭与亡

  神峰曰:戊己生人气不全,月时二处见伤官,必当头面多亏损。浓血之疮苦少年。此法亦稍有应验,故录之。

  寿元歌曰:丙临申位逢阳水,定见天年夭可知。干头透出壬癸水,其人必定死无疑。此法丙申日生,值申月,干透壬癸,而无土制,亦颇验。仆曾见一子,适此种八字,至三岁逢辛年辛月辛巳日,重金生水盗火气,又值晦气日而夭亡矣。后学君子遇此等小孩命,以变通言之,免使父母担忧,灰其抚育之心也。

  本书初出版时,有命学家携去一部,次日当携去八字三则。据云适与本书用神,及用神之外应验法相符合,要求录于本书,为此录之如下:

  劫  财

  戊戌 壬戌 己未 丁卯

  劫财 劫财 比肩 七煞

  初五 十五 二五 三五 四五 五五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土生九月,霜降之后,俗法又为土旺四季,则大谬矣。而不知霜降后,金水交换之间,寒气已生,土性受盗泄之患。则力寒薄矣。岂可作旺土看。幸水不多,且喜无金,再则土多资身,丁火透出以暖之,使土性得温和之气,能生万物。卯木七煞独见,柱中土多,偶逢一木则不忌。且有丁火来化,最得用者,惟有丁火印绶也。此造进乙运以来颇佳,丙火运中则尤美满。

  印  印    劫

  壬辰 壬寅 乙未 甲申

  正财 劫财 偏财 正官

  初一 十一 二一 三一 四一 五一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乙木生正月,惊蛰未交,寒气未除,比劫太重,土气不足,岂能使其长大也。加以二壬水透,非惟不能养木,反足以害木。何也,盖阴气增重,岂能发荣也。时下申金虚官,木多使其管束。惟不可多见。辰未二土,能作官星之根。又能培养乙木,得两用之妙。惜不见火,则寒气未退。全恃寅中一点丙火,稍来暖之。无如不足,宜走南方之地,使阳光透而解寒,则花木荣矣。所以此造,于巳火运而发展,连下丙午丁未等运,悉在火乡,惜乙未日逢庚午流年,天干乙庚合,地支午未合,达到晦气之年,于次年辛未,坏事发生,壬申尚有余害,且以壬乃伤用神之物,此二年中,难逃水火灾害,大伤元气也。

  伤  印    食

  癸未 戊午 庚戌 壬午

  正印 正官 偏印 正官

  初十 二十 三十 四十 五十 六十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庚金生五月,火性极旺,庚金最无精神者也。柱中二午火司令,当以煞论。似乎制身太过。壬癸二水,非但不能杀火,反足以泄衰金之元气。四柱既无比劫资助,全由印绶生扶,且喜八字不见木。印星可以取用矣。此造丁巳丙火运应次,进辰运则稍露头角,交乙运合庚,不伤戊土,而达目的。至卯运合戌化火而焚身,以之失败。甲寅尚在庸碌之中,现在癸运,尚难发展。至丑土运,始临用神之方,再兴事业可也。惟墓库逢刑,防见刑服。营业必利。交壬子运无能为矣。

  友人陈象封君,与各命学家往来书示余。翻阅之下,有重子平真诠者,又有重命理约言及滴天髓等。各有所信。观其用意,亦只平常,无出色理论。内有一则,系王晓庐君所致,除敷衍之外,关于论命之法,虽则廖廖几句,深合命理之要义。为此全函录于本书,以助命学家之进步,并显扬王君之才能也。

  超然我兄惠鉴(即象封):

  承致命学苑函,敬悉。苑之发起人,半系旧日月时法及大运小限命宫之例等基础,阁下已研究过二三年。此等事想已熟知。即其间若你有不明之处,来信一询可也。但阁下既肯用心于斯道,何以数年于兹,一无所获。或稍含客气之意。命理学并无玄奥,盖数即理也。理明数亦见。譬之花木,水与土之不能或缺,人皆知之。然阳光空气共重要,亦不让于水土,有时更须赖人工之补助。倘有需皆备,花木岂有不茂盛之理。反之无有不萎顽枯焦。所以花枯乃是数,阴阳五行配备之功,乃是理也。明其理,自然数难逃矣。往往有未明其理,先言其数,于是推算不准,复牵扯强附会,弄得前后矛盾。或竟逾说逾玄,差以毫厘,失之千里。结果如阁下所说,茫无头绪。此种现象,确其普遍。以此为业者,亦复大半类此。从经验中稍有心得,视作第二生命,不肯轻易授人。亦无怪其然也。至业余消遣者,倘不肯下死功夫,读书而又无相当之人指导,经验又无从去搜求,则一暴十寒,终无有所获益也。据愚意,能下苦功,将子平渊海等书,读得烂熟,然后再近人八字,悉心研讨,不过自己须认定目标,因昔人书籍太多,凭经验立说,似乎据理欠明,切莫彷徨于歧途。此法如嫌迂缓,则可略得门径,复即将自己或友人之八字,经过人之批算者,何者为合,何者为不合,合之意何在,不合之意何在,参以己意,笔之于簿,请人决断,及说明其所以然之理。一旦豁然,孟行向前,不消数月,真堪刮目相看。乃事半而功倍也。愚之学术,岂敢自夸。惟自信尚能一贯,不致矛盾。就余学者颇多,青胜于蓝,原定学费念元,但可以随意分缴。年来虽以此为业,然对于志同道合者,决不龈龈于此小利,所以愿意付学费若干,尽可随便,决不敲竹杠。请放心可也。命学书,自唐以来,颇多名著。苟能得其穷,要开卷处处有益,倘蒙不弃籍,作永久之友,无不可也。望不吝赐教。是幸。

  此颂 道安 弟晓庐上 七月五日

  观上述之用意,适合命学家之要义。言虽不多,包括无数妙文。

论滚浪桃花

  滚浪桃花,又名墙外桃花。四柱以月令为门户,日时用门户之外,故曰墙外。如丙子日生人,辛卯时是也。干头丙辛合,地支子卯相刑,裸体见刑,已失礼仪。天干再见情合,未免犯及淫欲。若遇此种八字,我虽不去寻花问柳,然花柳方面,亦来就我。此非专指娼妓而言。即良家女遇之,亦大有应验。如逢丙子月辛卯日,其害则轻,不验亦有之。然则桃花八字之人,并不一定爱花,性情端方,大有人大。人来就我,情难却耳。

约言论一则

  前清海宁陈素庵相国,所著命理约言,书中削桃花之无理,曰春花皆含妖冶,何独桃花为淫。友人问余曰,究属桃花意义何在。余以为古人既有桃花之名称,未必无因。或有深意在,不过相国身分,尚且说不出所以然来,一言削之为快,何况余小商人资格,更难推察矣。经友人再三盘问,惟有俗论,解释几句以答之。

  按春令虽曰百花齐放,众中须分三春。初春天道尚寒,阳光未充,百花未曾齐放,人之性欲亦未动摇。二月气候,阳光充满天空,此时柳絮飞舞,人之性欲亦渐有不能镇压之势。三月艳阳,桃花正盛,且桃花似带轻薄,即所谓妖冶,最使人欲醉者也。

  士子游春,又曰踏青,春光明媚,春心荡漾,小妇思春,正共时矣。吾辈皆过来人,且古人诗赋,皆有桃源洞,赛桃源,世外桃源之诗句,悉赞桃花之美,是故爱美色者,简称者花柳也。是耶否耶,吾未敢必,以资参考。

  余闻命理约言,削尽诸外格之无理,关于富贵人,不定皆有格局,宜削之为快。惟成格之人,性质文秀居多,凡研究命学家,皆不重视。论大富贵人,为中和格局则不然。不过陈素庵相国,生于太平天下,而作太平宰相,则享一生之福,非至相国一人享福,满朝文武皆享幸福。莫非悉是中和之命也。再进一层言,明虽享福,或有一逆手事,及家庭之变迁也。岂能全福,总之大富贵,应推大英雄,能造时势,可称为大贵人。然而大贵人未尝无落魄之时。神峰曰:冲天之羽健,贵有三年之不飞。惊人之声雄,贵有三年之不鸣。乃为正理。惟约言书看用神法一章,内有几句,颇近论用之法,为此全章录下。

  命以用神为紧要,看用神之法,不过扶抑而已。凡弱者宜扶,扶之者,即用神也。扶之太过,抑其扶者为用神,扶之不及,扶其扶者为用神。凡强者宜抑,抑之者即用神也。抑之太过,抑其抑者为用神,抑之不及,扶其抑者为用神。如木弱,扶之以水,水扶太过,制水以土,水扶不及,生水以金。木强,抑之以金,金抑太过,制金以火,金抑不及,生金以土。至同类之相助,财气之相资,亦扶也。生物泻其气,克物杀其势,亦抑也。是故有日主之用神焉,六神之扶抑日主者是也;有六神之用神焉,六神之互相扶抑是也。六神之用神,即为日主用也,有原局之用神矣。局中本具之扶抑是也;有行运之用神焉,运中补足之扶抑是也。行运之用神,即为原局用也,用神无破为吉,有助则更吉;用神有损为凶,无救则更凶。命譬之身,用神譬之身之精神。精神厚则身旺,精神薄则身衰,精神长存则身生,精神坏尽则身死。看命者,看用神而已矣。然取用神之法,虽当专一而不眩,亦宜通变而不拘。如正偏官格,有时制化互用,甚或生制参用。观其看用法全章,惟制化互用,及生制参用。此二句最有价值,乃定用之路也。下文尚有,不欲再续矣。亦不过大略,无用神之要诀。

  印  财    伤

  丁亥 癸丑 戊戌 辛酉

  偏财 劫财 比肩 伤官

  初七 十七 二七 三七 四七 五七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戊土生十二月,大寒后水木交换之际,土性尚在寒薄时代。依呆论,又是土旺四季,岂不呆说。然柱中金水过多,仍以盗泄气论。大忌增寒为患。虽有丑戌二土雄厚本命而敌水,亦赖丁火暖之为最有用之物。癸水伤用之神,全由本命合之,此谓贪合忘克。然此造,其他各运皆验,惟己土运则不验。按己乃助身之物,结果则相反。不过此种不验之运,亦不多见。如澹图命谈云:十有七验,可谓精于命理,乃正论也。

  劫  官    财

  乙亥 乙亥 戊申 癸亥

  偏财 偏财 食神 偏财

  甲戌 癸酉 壬申 辛未 庚午 己巳

  此已故潘鹤仁君造。戊土生十月,水旺而身寒薄,癸亥四水,来漂薄土,身已不敌。加以坐支申金,助水作祟,再则亥中三甲相映,来犯本命。已见病矣。四柱不见一点火来助戊土,大受其亏,所谓屋无梁而不固者也。全仗年干己土,稍可敌水助身,却被乙木贴身相制,八字无火,已大伤元气,一点己土再被木伤,其屋必坍无疑。且以一带走运,又值西北金水之乡,今庚适逢乙亥,乙酉月,再犯己土,虽己亥日而助之,却遇乙亥时来克日辰,殆乎。然则年月伤用神,虽坏不过失财而已,伤身不多见耳。

命学初步

  本书应研究各种全局高尚之士,要求定用神之法而出版,所以华盖驿马大败贵人安命等,初学手续,一概删除不载。现因初学同志责余曰:凡命学自然从初步而入手,缓缓进行,由浅而深,方达高尚目的。不论何界皆然。不学初步,无从入手,余得正理所责,为此略述数则如下:

四方相属

  东方甲乙寅卯木,南方丙丁巳午火,西方庚辛申酉金,北方壬癸亥子水,中央戊己辰戌丑未土

  (天干五阳)甲丙戊庚壬 (天干五阴)乙丁己辛癸

  (地支阳)子寅辰午申戌 (地支阴)丑亥酉未巳卯

六十甲子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癸未 甲申 乙酉 丙戌 丁亥 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己酉 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附花甲子

  甲子乙丑海中金 丙寅丁卯炉中火 戊辰已巳大林木 庚午辛未路傍土 壬申癸酉剑锋金

  甲戌乙亥山头火 丙子丁丑涧下水 戊寅已卯城头土 庚辰辛巳白蜡金 壬午癸未杨柳木

  甲申乙酉井泉水 丙戌丁亥屋上土 戊子已丑霹雳火 庚寅辛卯松柏木 壬辰癸已长流水

  甲午乙未砂金石 丙申丁酉山下火 戊戌已亥平地木 庚子辛丑壁上土 壬寅癸卯金箔金

  甲辰乙巳覆灯火 丙午丁未天河水 戊申已酉大驿土 庚戌辛亥钗钏金 壬子癸丑桑柘木

  甲寅乙卯大溪水 丙辰丁巳砂中土 戊午已未天上火 庚申辛酉石榴木 壬戌癸亥大海水

  五行相生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五行相克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生我正印偏印,又名枭神。我生伤官食神。克我正官偏官即七煞。我克正财偏财。并辈比肩劫财专禄羊刃。

装八字求年月

  甲己之年丙作首,乙庚之岁戊为头,丙辛之位从庚上,丁壬壬位顺行流,戊癸之年从何起,甲寅之上可追求。

  例如甲年或己年生人,不论男女,正月建寅,便是丙寅。二月卯,曰丁卯。三月曰辰,便是戊辰。四月即己巳。五月曰午,乃庚午。六月即辛未。七月壬申。八月癸酉。九月申戌。十月乙亥。十一月丙子。十二月丁丑。

  或乙年与庚年生人。正月戊寅,二月己卯,三月庚辰,四月辛己,五月壬午,六月癸未,七月甲申,八月乙酉,九月丙戌,十月丁亥。十一月戊子。十二月己丑。

  又丙年或辛年生人。正月庚寅,二月辛卯,三月壬辰,四月癸己,五月甲午,六月乙未,七月丙申,八月丁酉,九月戊戌,十月己亥。十一月庚子。十二月辛丑。

  丁年与壬年生人。正月壬寅,二月癸卯,三月甲辰,四月乙己,五月丙午,六月丁未,七月戊申,八月己酉,九月庚戌,十月辛亥。十一月壬子。十二月癸丑。

  戊年与癸年生人。正月甲寅,二月乙卯,三月丙辰,四月丁己,五月戊午,六月己未,七月庚申,八月辛酉,九月壬戌,十月癸亥。十一月甲子。十二月乙丑。

日求时法

  甲己还加甲,乙庚丙作初,丙辛从戊起,丁壬庚子居,戊癸何方法,壬子自顺行。

  例如甲日与己日生人,子时便是甲子,丑时曰乙丑,寅曰丙寅,卯曰丁卯,辰即戊辰,巳曰己巳,午为庚午,未乃辛未,申即壬申,酉曰癸酉,戌曰甲戌,亥即乙亥。

  乙与庚日生人,子时即丙子,丑时曰丁丑,寅曰戊寅,卯曰己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甲申,乙酉,丙戌,丁亥。接连次日丙辛日之戊子时。余类推。

  凡年求月之法,上年十二月,必接下年之正月。如甲年十二月为丁丑,乙年正月便于工作是戊寅。五年一转,毫无错讹。

  按每年十二个月,五年乃六十个月,适合六十甲子之数。日求时亦然也。如甲日生,子时即甲子,轮到亥时,曰乙亥。次日乃乙日为子时,曰丙子,一天十二时,五天合六十时,以凑六十甲子之数。其法与年求月同,不过年求月从正月寅起,日求时从子起,稍有异耳。

  排八字法。以日干为主,即本命。假如甲日属木,乃木命,见庚申,阳木逢阳金,便是偏官七煞,见辛酉,为阳见阴金,即正官。见壬亥,阳木见阳水,乃偏印,即枭神。此处亥作阳水看。见癸子阴水,即正印,此子作阴水看。见丙巳即食神,此巳火作阳火看。见丁午,阳木见阴火,作伤官看,此午火又作阴火看。见辰戌戊阳土,作偏财看,见己未丑为阴土,作正财看。再见甲曰比肩,见寅曰禄,见乙曰劫财,见卯曰羊刃。或乙日生人,与甲日阴阳相背,乙为阴木,见庚申,曰正官,见辛酉偏官七煞。壬亥曰正印,癸子为偏印枭神。丙巳为伤官,丁午为食神,戊辰戌为正财,己未丑为偏财,见甲为劫财,见乙为比肩,寅为旺,卯为禄,阴干无羊刃。余仿此类推。再将天干五阴,通变排立于后,学者容易明暸。

  甲丙戊庚壬

  甲丙戊庚壬 为比肩兄弟之类

  乙丁己辛癸 为劫财羊刃及主克父及妻

  丙戊庚壬甲 为食神天厨寿星,又为男

  丁巳辛癸乙 为伤官盗气,克子息削官

  戊庚壬甲丙 为偏财偏妻,又为父为妾

  己辛癸乙丁 为正财正妻,主克母

  庚壬甲丙戊 为偏官七煞,将星权

  辛癸乙丁巳 为正官荣身星也

  壬甲丙戊庚 为倒食枭神,主克子息

  癸乙丁己辛 为印绶庇荫

  以上五阳通变,以下再排五阴

  乙丁己辛癸

  乙丁己辛癸 为比肩兄弟

  丙戊庚壬甲 为伤官小人

  丁己辛癸乙 为食神天厨寿星

  戊庚壬甲丙 为正财正妻克母

  己辛癸乙丁 为偏财偏妻偏妾

  庚壬甲丙戊 为正官禄马

  辛癸乙丁己 为偏官七煞

  壬甲丙戊庚 为印绶正人

  癸乙丁己辛 为枭神偏印倒食,主克子

  甲丙戊庚壬 为败财逐马

男女顺逆行运

  假如甲年生男命,阳年顺行,正月生日丙寅,即提纲。从提纲起,初行丁卯,戊辰,己巳,庚午,辛未,壬申,每步五年,第十二步,数至申运,冲提纲寅字为度。

  女命逢阳年生,逆行,正月生丙寅,初行乙丑,甲子,癸亥,壬戌,辛酉,庚申,亦十二步,冲提纲为度。

  或乙年生人,阴年生,女命顺行,正月戊寅,即提纲,从提纲起己卯,庚辰,辛巳,壬午,癸未,甲申,冲提纲止。

  男命阴年生,逆行,正月亦戊寅,初行丁丑,丙子,乙亥,甲戌,癸酉,壬申,亦至十二步冲提止。

起大运法

  起运法不论男女,凡顺行,以生日数至未来节,逆行,以过去节,数至生日为止。譬如今年乙亥,正月十七寅时生人,顺行数,二月初二戌时交惊蛰节止。月小补足计十四天。三天作一年,为五岁欠三分。

  或逆行,以正月初二丑时交立春节起数至生日寅时,止计十五天,即五岁起运。

  若以扣足推算,凡顺行正月十七寅时至二月初二戌时,十四天八时,合十五天,尚少四时。每时十天计算,以十二天作四岁,再申一年,即五岁起运,尚欠二天八时。每天十二时,合计三十二时,即三百二十天。应加十个月二十天,每逢甲己年十二月初七交换。

  或逆行,正月初二丑时,至十七寅时,计十五天一时,申一年,扣足六岁起运,尚欠十天。每逢乙庚之年,正月二十七交换,余可依法推算。

长生掌诀

  甲木长生在亥,乙木生午,丙戊生寅,丁己生酉,庚生巳,辛生子,壬生申,癸生卯。均是日干为主,不论男女。逢阳干顺行,如甲日生,亥起长生,子为沐浴,丑曰冠带,寅曰临官,即专禄,卯为帝旺即羊刃,辰曰衰,巳为病,午曰死,未曰墓,申曰绝,酉日胎,戌曰养。

  或乙日生,阴干逆行。午起长生,巳沐浴,辰冠带,卯临官,寅帝旺,阴干无羊刃,丑衰,子病,亥死,戌墓,酉绝,申胎,未养。余做此推算。

天干五合

  甲与己合化土,乙与庚合化金。丙与辛合化水,丁与壬合化木,戊与癸合化火。

天干相冲

  甲戊相冲,庚甲相冲,壬戊相冲,庚丙丁冲,壬丙相冲。

地支四方

  寅卯辰为东方一气,巳午未为南方一气,申酉戌为西方一气,亥子丑为北方一气。

地支三合

  亥卯未合木局,寅午戌合火局,巳酉丑合金局,申子辰合水局。

地支六合

  子与丑合化土,寅与亥事化木,卯与戌合化火,辰与酉合化金,巳与申合化水,午与未合化火。

地支六冲

  子午相冲,寅申相冲,丑未相冲,卯酉相冲,辰戌相冲,己亥相冲。

地支三刑

  寅刑巳上巳刑申,丑戌相刑未戌真,卯刑子上子刑卯,辰午酉亥自相刑。

地支六害

  六害子未不相亲,丑害午兮寅巳真,卯害辰兮申害亥,酉戌相逢转害深。

华盖

  寅午戌生见戌字,亥卯未生见未字,申子辰生见辰字,己酉丑生见丑字。此为华盖是也。

  三车赋云:华盖重重,勤心学艺,又曰华盖乃聪明之士。古云:华盖逢代,偏宜僧道。

  奥旨云:柱若逢华盖犯二德,用清贵之人。

  通明赋云:华盖临身,定为外方之人。留心于莲社兰台,容膝于蒲团竹偈。

  造微赋云:印绶逢华盖,尊居翰苑。

  古歌云:生逢华盖,主文章艺术,偏多智虑长。

驿马

  寅午戌见申字,申子辰见寅字,己酉丑见亥字,亥卯未生见巳字。此为驿马。

  马逢鞭策,身不安闲。马头带剑,镇压边疆。壬申癸酉为直剑,马奔财乡,发职猛虎。又曰马忌空亡。

  古歌云:人命若还求驿马,大利求名求利者。

六甲空亡

  甲子旬中无戌亥,甲寅旬中无子丑,甲辰旬中无寅卯,甲午旬中无辰巳,甲申旬中无午未,甲戌旬中无申酉。

红沙

  寅申巳亥月逢酉日,子午卯酉月逢巳日,辰戌丑未月逢丑日,此为红沙。

  若孟仲之月己酉日。或遇吉星亦不忌,若逢四季月丑日,则万事不宜。又一法,三月逢辰日,四月逢巳日,八月逢酉日,九月逢戌。

天赦

  春戊寅夏甲午,秋戊申冬甲子。人命逢之,百事无忧。

天德

  正月生见丁,二月生见申,三月生见壬,四月生见辛,一月生见亥,六月生见甲,七月生见癸,八月生见寅,九月生见丙,十月生见乙,十一月生见己,十二月生见庚,此为天德。

月德

  正五九月在丙,二六十月在甲,三七十一月在壬,八十二月在庚,此为月德。

  凡遇天月二德日生人,百灾不为害之说。确有应验。如洪群夫人与贱内,皆甲木生六月,逢天月二德,常有病能不药而愈。然贱内昔年患时疫重症,危险万状,正在九死一生之际,仍能转危为安,岂不二德之功乎。

天乙贵人

  甲戊兼牛羊,乙巳鼠猴乡,丙丁猪鸡位,壬癸兔蛇藏。庚辛逢马虎,此是贵人方。

安命宫(不论男女僧俗皆逆数)

  一命宫,二财帛,三兄弟,四田宅,五男女,六奴仆,七妻妾,八疾厄,九迁移,十官禄,十一福德,十二相貌。女命妻妾作夫主。

僧道安命

  一命宫,二衣钵,三徒弟,四本师,五小师,六人力,七道情,八疾厄,九游行,十师号,十一福德,十二相貌。

星辰

  生年起太岁,不论男女皆顺行。按太岁乃众煞之主,犯之不为凶。或子年生人,就以手掌中子位起太岁,丑为太阳,寅为丧门,卯为太阴,辰为五鬼,巳为月德,午为岁破,未为紫薇,申为白虎,酉为天德,戌为吊客,亥为病符。依此类推。

轮星辰与安命法

  凡轮星辰与立命宫之法,论气不论节。进大寒作正月,进雨水作二月,交春分作三月,交谷雨作四月,交小满作五月,交夏至作六月,交大暑作七月,交处暑作八月,交秋分作九月,交霜降作十月,交小雪作十一月,交冬至作十二月。

  其法以手掌子位作正月,逆行,亥起二月,戌为三月,酉为四月,申为五月,未为六月,午为七月,巳为八月,辰为九月,卯为十月,寅为十一月,丑为十二月。板规不改。

  例如戌年生人,生于七月寅时,已过处暑,作八月排算。子正月,亥二月,戌三月,酉四月,申五月,未六月,午七月,巳八月,数至巳宫,作八月止。再将巳宫起数,以本人时辰为标准,生寅时,就将巳宫作寅时排,巳为寅,午为卯,以卯作命宫,轮到午字为卯即是午宫立命。

  再推小限,以生年起数,从午宫起,就以午字曰戌。逆行,巳曰亥,今年亥年,轮至巳宫,曰亥。巳即小限。按小限乃流年太岁之位也。再用上法,戌年生人,以戌为太岁,亥曰太阳,子曰丧门,丑曰太阴,寅曰五鬼,卯曰月德,辰曰岁破,巳曰紫薇,即紫薇星值年。午曰白虎。立命宫坐白虎星也。余依此类推。

文章关键字:,八字,地支,正月,不能,所以,kl,mn,qr,ij,op
评论列表
编号搜索: 搜
中华周易研究会[香港]有限公司官方网站·版权所有 非经本站书面许可 拷贝本站内容属侵犯知识产权 追究法律责任